• 太阳城时时彩
  • 贵阳扬天木业有限公司
  • 太阳城在线网址
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 >>

无人搭腔我意兴阑珊的复又沉沉睡去遂无梦到天光!

时间:2017-04-26 15:3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每天晚上,那石头缝里啪啪的蹦出震耳的音乐,那高耸入云,亮如白昼的灯塔在不知疲倦的照着,那花花绿绿闪得令人眩晕的夜光树,不时变换着鬼脸,还有那光滑如镜人影憧憧的舞池,随时随地的都在吸引着四面八方的人!这是我们这个镇上的房产商,刚刚斥巨资打造的一个公园!这种级别的公园在普通农村的集镇上还是罕见的!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跳舞:霎地成了我们这个地区的主打歌!
       新鲜吗?新鲜!诱惑吗?诱惑!舞池中飘飘欲仙的脚步,女的曼妙,男的霸气,陶醉的表情,完美的动作,亮瞎你的眼啊!外围是跃跃欲试的男女老少们,年青的,年壮的,年老的,围着舞池密密麻麻的一匝又一匝,瞅着舞池里旋转的人群,个个脖子升的老长,亮晶晶的眼里透露着羡慕,兴奋,激动和不甘!加之,房产商又不失时机的打出了广告:高薪聘请舞蹈教练免费教舞两个月!消息不胫而走,十里八乡,哗 哗 哗的涌向了这个公园!雀跃的人群,奔流的车辆,处处显示着公园的非凡!
     
      自然,我和老婆也参加了这个学舞的大军!一 二 三 四,五 六 七 八,二 二  三 四,五 六 七 八.......左右前后,扭腰,抬腿,摆胯,随着教练的指令,我搂着老婆神气十足,像模像样跳起了简单的舞步!手搭在老婆的腰间,看着老婆脸色红润,鼻息咻咻,还有那时不时的从别处飘来的阵阵暗香,我不自禁的就有一点浮想联翩起来!“哎呀呀,你咋搞的?踩着我的脚了”!婆娘嚷嚷 
 
      重新来过,一遍一遍又一遍,不是我错就是她错,总是不得要领!要不就是画蛇添足,要不就是缺花少法!要不就是我们撞了身边的人,要不就是身边的人撞了我们。最可恨的是教练还在那里一段一段的,不停的慢慢加,一下子又哪里记得住?不知不觉老婆的额头上露出了亮晶晶的汗珠,两颊潮红,可爱极了,我也一身臭汗!瞧着老婆兴奋十足,心里一凛,暗忖:“假若我没有时间陪她,愿意陪她的,肯定大有人在,大有人在,切,这劳什子的舞不学也罢”!当下意念急转,两手一甩,说:“不学了不学了,学了干嘛,介么难学,你每天上班,不嫌累啊?散散步也是一样,一样的”!岂料,老婆随即附和:“嗯,回家去吧,真的记不住呢”!
 
     路上,老婆挨着我:“这舞啊,不学也好,我瞧你就没安好心思 ,老是走神,不专心一下,一双眼睛老是瞟来瞟去,瞟谁呢,还老踩我的脚儿,舞池里的美女这么多,店子靠的这么近,你若学会了,就有你得瑟滴”!啊,这婆娘原来...原来....如我一般心思,晕死克~~~~但我还是不做声,只是鼻子里:
 
哼哼 唧唧!
 
 
 
  长沙接连的下起雨来,阴霾的天空笼罩着一些阴郁的人们!今天是感恩节吗?谁在感恩啊?感恩为什么非要今天啊?躁动,不安,烦闷,这些情绪不断的在对我抗议着,实在是难以hold住,实在是无法感恩!
 
     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一些人,我应该是羡慕的,至少他们是忙忙碌碌的,有为与否,他们都有着坚定的信仰,那我的信仰在哪?
 
      这样的情绪还要来多少次,才会习惯?习惯了多久才会麻木?如果不习惯,不麻木,是否会彻底的凌乱?于是就感觉自己这样下去,终有一天会被虫蚁腐蚀,而糜烂,而不堪!
 
     于是就想起原来的朋友,他们的人,他们的事,他们说话的时候,那洁白的牙齿和他们那灿烂的笑容!不知他们想我不?听说北方下了雪!很久,不曾见过雪了,很久,不曾见过那些人了!
 
       想去很远的地方,很远很远的.......!走别人没走过的路,看别人没看过的风景!那一望无尽的旷野中只有我一个,我想我是不会怕的,因为我在随意的发着莫名其妙的神经!
 
          我看到:我的躯体随着时光的流水,一起一落,非常苍白!    睡得早,做了梦,不连贯,记一下,求解!
    
   1:我家和岳父家相隔一条河,突然的一架大桥从看马滩直通到河对岸的岩顶,去岳父家眨眼即到,我抱着老婆欢呼,这下真好,居然修了这么好的桥!
 
   2:在岳父家,看到岳母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 ,双手被铁链绑着,极其狂躁,拳打脚踢,问其原因,大舅子说,她疯了,不得不如此关着!我还未做反应,老婆早已搬起了一把斧子,劈开了大门,剁开了铁链!此时的岳母早已呼啸而出,一把夺过老婆的斧头,张牙舞爪的扑向我和大舅子二人,像极了梅超风,我俩大惊而逃,大舅子跑的飞快,我却是挪不动脚步,心想吾命休矣,索性站着不动,岂料岳母无视于我,只是哇哇狂叫的追着她的大儿子,我惊魂未定,此时看到老婆十分优雅,象看戏一般的对着我们嘎嘎的大笑着,我心下十分埋怨她的造次,又惊惧她的神情,千言万语,无法说出,一时呆了!
 
   3:河里涨大水,桥垮了,中间的小盆地一片汪洋,屋顶都没了,于是划船!我家嫂子阴郁着一张脸在费力的划着一条小船,却老是划不过来 ,在河中心的原地打着丁丁,上下颠簸。我看着心焦,却也无法可想,我撑着一条大船,船上好多的人,船被我撑的飞快,象长着翅膀,劈波斩浪,啪啪的对着岳父家后面的高山笔直的驶去,冲破了重重荆棘后,刹不住船,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撞破了岳父家的屋顶,深深的嵌入了屋后那坚硬的岩石之中,再也拔不出来!
 
   4:岳父家的小山冲不知谁家在做喜事 ,整冲的人在山上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无视我们这一大群人,也无视于这从未有过的洪水,我仔细的看,却没有发现熟悉的人,有一两个陌生的面孔对着我打了几个手势,意思是我不按他们的意愿把船停泊在指定的区域,要罚款!我没理他们,船都没了,还罚款,于是不了了之!
 
       一醒,三点不到,自觉荒诞好笑,抱着老婆说给她听,没理我,我知道她肯定听到了,她之所以如此,是怕睡不着!无人搭腔我,意兴阑珊的,复又沉沉睡去,遂无梦到天光!
 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有幸在这个时间有了这么一笔浓墨重彩!